金牌365-实用的旅游攻略和景点线路

陈驰:分享经济要解决四个阶段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1-05-09 22:43

2016年12月24日下午,第十四届清华大学中国创业者训练营下午授课环节共享经济专场顺利举行。小猪创始人陈驰以分享经济:原力的觉醒为主题为学员们带来了分享。小猪是为用户提供短租住宿服务的互联网平台,是中国房屋分享经济领域的代表企业。

陈驰首先给出了共享经济的定义,他认为分享和共享存在区别,分享需要对个体进行赋能,然后使其能基于存量的资产、资本或认知的盈余参与到全域的经济活动中。其特点在于:1、去中心化;2、成本重构;3、服务存在无穷的多样性。

对于共享经济出现的原因,陈驰认为,这是由于生产力提高产生了可以做分享的存量资产,进而产生了大量的闲置时间和认知盈余。此外,信用体系的成熟和互联网的出现为共享经济带来了潜在的发展机遇。如果可以把信用体系通过互联网改变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陌生人之间基于存量资产进行交易、交换,那么创业者就可以判断这个领域是不是值得往下做思考,甚至作为一个创业的方向。

但共享经济也存在一定的挑战,小猪在创业初期就遇到了如何获取早期用户,解决信息不对称,改进或重构服务链,处理法律监管以及既有结构内部的冲突问题。

小猪通过员工自己做房东,并自己租房出租的方式,培养了种子客户,并了解了租房市场现有房源的质量、类型和装修,从而改进产品和运营流程。信用体系建立方面,小猪花费了大量时间鉴定房源信息并帮助房东披露更多的信息,降低信息不对称风险。服务链构建方面,小猪通过众包的方式提供了阿姨服务,并为房东提供了智能门锁的选项,优化了服务流程,提高了交易的效率。企业成长为生态体系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监管问题,陈驰认为,创业者需要在里面要找到正确的方向,跨越一些鸿沟,最后耐心等待事情逐渐找到新的锚点。在房屋分享经济市场,小猪需要做的是将市场做的更好,更安全。

以下是嘉宾演讲全文:

各位同学,下午好!我是来学习的,现在我上了全球创业领袖的班,是面向创业者非常好的一个学习的园地。希望这次分享以后,我们各位创业者能慢慢往创业的路上走得更远,有机会加入我们班级,成为我们的学妹学弟。我今天分享的是分享经济:原力的觉醒。

这个房子是我们在成都的房东的房子,艺术家夫妇,在成都的郊区自己修了一套这样的房子,有机会大家可以去住住,非常有个性,可以让客户聊艺术、弹吉他。非常好。

什么是分享经济?

目前从媒体的报道、机构的投资来看,分享经济这个定义还是非常模糊,在行业里我有时候也会比较困惑,会听到一些词,比如分享经济、共享经济、租赁经济。这里面的区别是什么?这个定义对很多人其实不重要,但是今天做分享,我们还是需要把它的框架做一个讨论。

比如共享跟分享之间的区别,谁能回答我?比如从住所到这儿上课,大家可能用了一些共享的东西,比如城市道路,然后用公共的厕所,可能有人没有坐出租车,用的是网约车,网约车是分享,还是共享?大家不愿意坐汽车,用摩拜或者ofo单车,这是分享还是共享,还是租赁?

今天我讲小猪在分享经济领域的一些探索,我给出大家一个相对折中的定义。

从我们角度看,分享和共享,还是有区别的。分享而言,需要对个体进行赋能。小猪做的事情和单车的共享,有本质区别。然后使其能基于存量的资产、资本或认知的盈余参与到全域的经济活动中。这个定义,其实也算比较宽泛。今天分享经济的一些模式可能比这个还要宽泛,但是今天我们先给出一个定义,供讨论。

第一,这个连接,在微观程度上是到个体;第二,这个分享的东西更多的定义是存量的东西,比如汽车,人的知识的分享,也是存量的资产;更重要的是,是全域的参与,全球的、全领域的,都存在着分享的可能性。不再是熟人社区里熟人之间你借我一点东西、我用一下你的工具,我家里来人住不下就去邻居家住一个晚上,这个叫分享,但不叫分享经济。赋能于个体,然后是存量资产、资本或认知的盈余参与到全域的范围内,让大家分享起来。

因此,从这个定义上来看,分享经济是一个开始。今天大家对分享经济的概念或者商业模式,有很多质疑,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这样的方式、连接出现,可以赋能于个人,在全域范围内基于存量的东西做商业。

分享经济的特点

1、去中心化。两百多年的工业化历史,是从自然经济过渡到了工业化经济,典型的一个过程就是去中心化的过程:大生产、大流通、大资本。但是后工业化时代出现分享经济,参与者的颗粒度从机构一下子降到了个人。

2、成本重构。人类历史上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物资短缺的过程中进化的,商业、工业进化了,科学也是这样进化的。但是到了今天,有大量的存量资产和认知盈余,可以进行应用。

3、不再是像工业化表现出来的规模化标准化,流程的一致性,当个人参与到其中,所有服务进化的方式、方向,完全不一样。主要表现在无穷的多样性,当赋能个人的时候,个人定位、审美、情绪,都会成为其中重要的部分。所以未来有分享经济参与的时候,它的逻辑、进化方向,会出现和工业化时代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为什么分享经济会出现?

人类历史上,从人的生理进化到社会进化,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在短缺中进行的。但是过去30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逐渐结束,标志着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短缺经济过渡到丰饶经济。在座的同学都比我年轻,我是70年代的,也赶上了经济短缺的时代。那个时候,一般吃饭就是一碗白饭、一点咸菜。看中国的历史记录,南北朝的时候普通人家吃饭也就是一碗白米饭、一点咸菜。所以从个人的物质拥有程度来看,这些年中国没有赶上全球经济发展的步伐。当时家里有缝纫机、收音机就了不起了,要分享什么东西?车没有,家里有自行车就不错了,80年代有邻居买了电视机,差不多整个大院都会去邻居家看电视,甚至有的时候要把电视搬到大院,大家一起共享。因为物资短缺。

但是今年政府提出了一个口号,供给侧改革,含义就是三去一补,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这是前所未有的。人类的生产效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大量的资产生产远远大过实际的需求。所以要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

另外生产率提高,产生了大量的闲置时间、认知盈余。工业化的过程就是对劳动力教育的过程,有人说中国的人口红利会消失,但不一定,因为生产水平的提高,大量的人类的时间可以被再利用。

有了基础,存量资产可以做分享,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转折点。所以分享经济是一个人类非常新的开始。原因就是第一次出现了全球范围内的,特别是以中国的工业化经济即将结束为标志,从短缺经济到丰饶经济,存量资产,特别是个人手里有认知盈余、闲置时间、多余的车、多余的房,可以进行分享。这是物质上的准备。

第二就是信用体系的成熟。工业化的一个标志,就是社区从原有的小的熟人社会,逐渐瓦解成一个全局的陌生的社会,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中国,都是这样的进程。30年前,我们都生活在小的社区里。但是今天,我相信大部分的同学都是以陌生人的身份生活在一个不是你出生的城市里。基于这样一个信用体系,是不是适应新的社会形态的要求?也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决定了你能不能在陌生人之间做交易,这是一个基础。比如全局的实名制、信用体系的收集方式。

第三就是互联网的出现。跟陌生人之间交易,最大的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会引起非常大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因为你不知道分享的是谁,被分享的是谁,行为特征都是被遮蔽的。历史时间放得长一点,互联网从刚开始到今天,为什么可以从连接信息到连接人?本质上是持续消除信息不对称的过程。

因此,大家认为分享经济是非常有潜力的一个创新创业的领域,可以做很多有颠覆性的事情。哪些领域能产生大量的闲置的资本、资产、时间和认知盈余?如果你可以把信用体系通过互联网改变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陌生人之间基于存量资产进行交易、交换,那么你就可以判断这个领域是不是值得往下做思考,甚至作为一个创业的方向。

这些条件,在中国是具备的。但是小猪开始做住房分享的时候,所有人是质疑的。

2012年,分享经济在这个时期还没有开始用,小猪算是第一家用分享经济做公关的公司。为什么难?因为这个市场里,赋能于个人,基于存量的房子,闲置的房子,在全国范围内陌生人之间做分享,是没有的。第一没有供给,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把房子分享给不认识的人,然后几个人还住在一起。第二,没有这样的使用习惯,大家出行都是住酒店、公寓。再一个,没有交易环境,市场没有供给、需求,没有交易环境,陌生人之间交易,不是说搭个App,信息不对称就解决了。跟所有房东谈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参与,说怎么能把房间打开,让陌生人住进来,然后房客也说,我怎么知道房东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怎么知道房东会认真做房间的清洁、消毒,住进去会不会安全?等等这些信息不对称问题,非常严重,没有交易的可能性。第三,房东和房客之间分享,如果我们说是全域的话是很大的产业,需要全新的服务连支撑这样的模式往前不断进化,要提供基础设施,比如要提供道路、水、电、气这些基础的支持。但这个领域,最开始也是空白。所以跟当时所有人谈,甚至自己的亲属都说,这个非常疯狂,为什么到这个点去创新、创业?明显做不通。每个人把自己当做一个潜在的分享者的时候,他会受环境的影响。但对创业者,环境障碍只是你要跨越的一个鸿沟,你的逻辑,就是商业模式。

小猪创业过程

我给大家谈谈小猪创业过程中,是一步一步怎么跨越这些质疑、业务发展的鸿沟的,主要是四个方面的挑战:

1、早期用户获取,包括房东、房客。

2、怎么解决信息不对称?

3、怎么重构或者新建一个服务链,逐渐能够降低分享的成本,提高分享的效率,让体验可以在服务链上得到不断的优化和提升,提供平台级的支持。

4、过去两百多年我们所有和商业相关的法律,监管模式,是在工业化环境下形成的,一旦出现去中心化,最大的挑战就是法律监管问题,因为逻辑不一样。比如网约车,为什么全球范围内有这么大的冲突?因为原有的出租车的管理方式是工业化的,现在赋能于个人,就会形成很大冲突,成本也会重构,有既得利益者要在其中进行利润分享。这中间的结构打乱,就会形成很大的冲突。

分享经济有很多鸿沟需要去跨越。

第一阶段,要解决的就是早期房源的获取。小猪团队也就是在基础产品层面上具有工作经验,但是今天做互联网,不是简单的做一个网站就可以解决的。搭个App,房间就会发布上来?如果是做的O2O,有可能,当然地推也很重要,你可以通过公关和市场去解决,从线下到线上还容易。但问题是从无到有,连吃螃蟹的人都没有,显然会很难。而且这个创新和社会存量和现在的认知冲突很大,比如我跟我妈妈说,我没有办法,没有人愿意住我的房子,要不然你住?我妈一口就回绝了,他说怎么可能让家里来一个陌生人住?我妈妈都是反对的。所以这个创新、颠覆看起来很性感,但是和大众现在的认知和道德观念冲突很大时,不可能用一个简单的方式解决大多数人接受的问题。它必须是一个非常缓慢的曲线。

小猪当时也是想了很多办法,说能不能找到一下子解决交易的问题,房东不光数量多,而且质量好。如果做不到,就必须扩散、进化一条曲线。当时我们做了很多事情,从传统做产品、开发的公司,变成一个深度运营的公司。怎么做?我们自己做房东,说服不了别人,地推无效,说服自己的亲属都很困难,所以就自己做。当时痛定思痛,没有办法,没有解法,也看了一些书。如果真的和社会大多数成员的认知冲突很大,没有办法,只有找到第一批种子的供给来源去做。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做。

在这个阶段创始团队非常重要。团队里有很多人做了十几年的线下的工作,有人做过销售的管理、客户的管理,而且都是习惯了互联网,快。团队决定这样做,还是有损失的,我们有一些核心骨干不太同意这样的方式,当时就离开了。留下的团队都不错,都成为了我们的房东。到今天小猪已经是D轮的公司,但核心管理团队,所有人都是小猪的房东。另外带动了大量员工是小猪的房东。员工做房东,对公司文化来说极其重要。选择这个方式,你发现小猪变成了一个真正知行合一的公司,我们的文化根植于知行合一,不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是变成这个模式的信仰者、践行着,甚至很多因为通过分享,感受了分享带来的价值,也看到了未来乐观的一面。所以,公司有了很多和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大家有兴趣接触到我们公司的员工,你会发现我们很不一样,共享经济的文化是深入到绝大多数的员工身上的。就是这样的文化,帮助我们度过了艰难的时期。

沿着人际关系的扩散,规模越做越大。有种子房东、房源,可以基于它做很多的运营,比如形成标杆,满足用户早期体验。

第二阶段我们就开始自己在十几个城市主动租了房子,与分享经济没有关系,但是租房的好处,就是了解房源的质量、类型和装修。你在北京租30套房子,认为用户不只是找100块钱绝对便宜的房子,其实也有需要找三居室的,自然扩散会慢,这个时候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基于对市场的观察。后来我们进入新的城市,做了40套的体验房,地段、户型、装饰装修的程度都会进行选择。我们可以更好地观察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是否认可市场,对产品、运营流程的帮助也非常大。

我自己在天通苑的房子是一个两层的loft,把二楼分享给客人。现在做了三年多的时间,2013年4、5月份开始分享,差不多接待了350个顾客,今天我来给大家做分享,家里是有陌生人住的,我都没有跟他们见面。为什么能做到?因为小猪提供了新的服务的解决方案:链条。

早期创业者要跨越鸿沟的时候,创始人的选择非常重要,你是不是能回到逻辑和传播方式的规律上?而不是说急于能不能快、能不能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法。特别是融资的时候。我们做B轮的时候,都不愿意投我们,主要是解决不了房东快速拓展的问题,但是要有足够的耐心、要坚持、坚信这条道路是走得通的,然后要亲自实践它、坚持它,最后能找到认可你的投资方。

第二阶段我觉得更困难。在中国熟人社会,新的信用体系建立的情况下,要实现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住房分享,即使是用互联网,也是极其困难的。这也不是简单的搭App、聊天系统就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花了很多的心力,做了很多微观的事情。当时我们一个房源发布,每个房源信息我都会看,房东的头像如果不合适,比如随便挂个头像,像素不够或者是男性,夏天穿着大背心,露着光膀子的照片,我绝对会让同事找房东,把头像换掉。原因就是会产生印象选择。如果女性用户上来一看,可能一下子就会把网站关掉,不会再看下去。我们要把信息不对称打破,极其艰难。但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早期房源大部分都是房东和房客要住在一起的。现在回顾起来,可能比找到第一批种子房东还要困难。

还有通过互联网解决身份可追溯的问题,要提供保险,房东、房客互相之间要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Airbnb的一个优势,就是有Facebook,可以通过Facebook大概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要住房东家里,房东大概可以通过Facebook去了解。而这个在中国,做不到。长期来说,还是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比如房东需要披露更多的信息,当然这里面有技巧,另外要鼓励房东房客做评论。这些都是花了很大精力做的。

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消除信息不对称,有一个孔雀的原理,要让自己变得非常好看,让消费者的决策顾虑消化掉。我们帮助房东免费拍摄,这对一个早期公司来说成本是非常高的,要把照片拍得足够的详细,细节呈现得足够充分。这样房客就有很好的印象,改变房客的担心。信息不对称,需要花很多精力去做。

这些事情不是做一个App就完了,更多的事情,其实是在做运营。在第一和第二个事情里,公司都不是定战略,而是带领团队在非常微观的领域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跟战略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有人愿意分享房子,开始扩散,已经把信息不对称解决了,市场有交易环境时,就有意思了,事情发生了变化。就是形成新的自由市场,赋能于个人,个人可以把自己存量的房子、闲置的房子在市场里分享出来。交易在市场发生,形成一个初步的自由市场。下一阶段,就该到我们这儿上课了,可以谈战略了。因为通过你的努力,有了一个有买方有卖方的交易市场,尽管这个市场可能还很粗糙,是土路,但是有路了,有人可以在这儿买卖东西了,你现在想的就是把市场做大,这个时候要谈战略。你们就该到五道口来上课了。

第三阶段,需要在市场里提供好的用户体验。你要做得更宽更深,跟其他的网络要连接在一起,要有更漂亮的商品、更稳定的水电气的供应,可能还要创新,要有新的SKU,要让交易变得更平顺。建立一个市场,从空白到有,其实很难。

小猪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体系,不是一个App,有房东,有房客,有很复杂的东西,构成了市场可以发育、进化的一个生态体系。其实谈生态有点不太应该,这个词太大,但确实是这样。

昨天我预约了一个阿姨给房子打扫卫生,因为本来要离开的,他又续了一天,这个阿姨就是小猪提供的服务链条中的一部分。现在我们通过众包的方式,除了摄影师,还连接了社会上有存量时间、闲置时间的阿姨,或者有保洁技能的阿姨,可以在平台注册,接受我们一般的培训,拿到物料。我这样的房东接到订单时,就可以订保洁服务,阿姨就可以到我家做卫生,我把密码发给她。阿姨就可以帮我做一般的保洁,把卫生间的面盆和马桶做消毒,把床上做统一的换洗、消毒。如果房东需要阿姨交水电费、补充一般的生活用品,比如抽纸、卷纸,都可以。这又是一个新的去中心化,只不过用的不是人的资产、资本,用的是人的闲置时间。

另外就是智能门锁,没有智能门锁,阿姨连门都进不了。房东的家可能在北京西边,但房东在东边,要跟房客对接,可能来回要几个小时。而且可能让房客等,体验就不好。而且物理钥匙安全性不够,对房东、接下来居住的房客,都有潜在的安全问题。把闲置资源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入口、新的生态系统进化,这意味着你要重新做新的服务链、新的一套生态机制。

这个时候不完全是微观上的问题,需要站在一个宏观的框架上看全部的服务链条中的问题是什么,你可借用的资源、模式是什么。还有智能化,比如智能锁,我们免费送给房东,也不是所有的房东能接受,也有很多复杂的工作在里面。

第四阶段,你变成了自由市场后,通过进一步的运营,成为生态体系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监管问题。因为体量足够大,然后形成很多方面的冲击,对监管的冲击,对原有利益者的冲击,对法律体系的冲击,这些都会发生。这时候,可能变成更难跨越的鸿沟,比如网约车,在全球范围都遇到很多的问题。整体上看,是后工业化和工业化之间本质的冲突。还是要寻求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从理念上做一次非常大的更新。还有就是原有的利益相关者,他们怎么办?因为这些创新外部性非常强,而且可能是负面的外部性。比如网约车冲击到出租车行业司机就业问题、社会稳定问题,这些外部性一定需要政府对冲,不是那么简单的。整体上,时间会很长,创业者是不是能坚持?这是后工业化时代法律寻锚的过程,中间有创业者可能会死掉,可能是前面的鸿沟跨不过,也可能是因为监管,但是最终时代的洪流是不可阻挡的,创业者在里面要找到正确的方向,你可以跨越一些鸿沟,最后耐心等待这个事情逐渐找到新的锚点,它一定会来,只是一个短期、中期、长期的博弈过程,不同的领域会不一样。比如说在这个领域,有可能是对酒店带来冲击,可能是反恐,流动性管理的问题,怎么把实名制做得更好,更安全?

2016年,房价被很多人质疑。现在每天差不多有1万多人是在小猪通过住在别人家里解决住宿的问题。现在这个行业逐渐开始向普通人渗透,已经过了种子房东的时候,明年是关键的一年,潜力非常大,因为潜在的供给量非常大。中国人个人被赋能,然后参与到全域的经济服务去赚钱,这个潜力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大。再一个,我们市场需求很大,出行的市场、住宿的市场,都很大。

用户为什么使用短租?比酒店便宜,甚至可以比家里还好,会逐渐进化。然后用户比较年轻,90后比较多,女性用户更多一些。

房东为什么要分享房屋?房东分享的是资产,房东每天不超过半个小时去维护,在机会成本上做更多的增益。这个模式比较好的,就是不发生变化,司机每天都是10到12小时的时间,很辛苦,但是大城市的房东,从分享自己的资产开始,慢慢变成分享自己的资本,用租金租第二第三套房子,有些城市白领收的租金能比他工作收入还高。

我们的口号是居住自由主义。为什么叫小猪?一个是我们有动物情结,而且当时这个域名不到20万就能买到。然后下面是一个家,上面有房屋的盖子,里面要有一头猪才叫家。所以每到一个城市,像家一样,必须要住小猪。你可以不只是住酒店,而是可以居住到城市。我到上海,没有住酒店,而是住到一个居民的房子里,最舒服的就是外面有个大的院子,每天早上起来就在院子里抽烟,非常舒服。然后有多样性,有很多空间可以居住,有书店、花店、剧院,无穷多的基于点到点的连接可以想象到。这个模式再进化五到十年,会是什么?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谢谢。

演讲结束后是学员提问环节,以下是问答实录:

提问:其实共享经济的问题实质是信用缺失,关于租客对房子本身的破坏,这方面你们有所考虑吗?针对这些考虑,你们有所举措吗?

陈驰:如果你有一套实名体系,基于互联网,可以把它做一个信用的闭环,其实系统性风险非常低。但是肯定也会出问题,总是会出这样的事情。谈到监管,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个是如何鉴定平台、房东、用户之间的责任。第二需要在信用体系里建立整个社会新的选择方式,比如用户把房东家弄得很乱,信用体系上不受任何惩罚,但如果整个社会是完整的信用体系,用户行为就会发生很大变化。整体上系统风险已经很低了,但是不能阻止它不会出意外,还是会出现。第三责任还是需要在法律层面做区分。第四要让道德风险降得更低,信用体系的方式还要变。比如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可以得到信用分,比如200分至800分,200非常差,700就非常好。但现在是单向的。为什么很多员工通过分享,对这个事情非常信任?因为通过短租,可以发现房客和房东的行为,会从现实世界绝对的利己变成更多的利他,这对人的冲击性非常大。不是代表不出事情,但是已经比现实中的陌生人之间的连接前进了非常大的一步。比如很多房客,都是带着家乡的土特产来,大家觉得这就像熟人、邻里之间的关系一样,要通过更多的利他行为,让自己有更好的居住和社交环境。就把原有熟人社会的邻里关系,放大到一个更大尺度的陌生人之间。我们现在是亟待信用体系做得更好,将来这些问题可以解决得更彻底。这个时候一定会到来。

提问:你从后工业化和工业体系、互联网三个角度分析共享经济为什么可行,你当时是怎么分析的?

陈驰:有两本畅销书,学术性不是那么大,其中一本中文叫《爆破点》,是讲在不同的阶段、进程选择什么样的战术比较有用。在2012、2013年,Airbnb已经成为一家有效益的公司了,那个时候我们从他们学不到任何东西。他们2008年做的时候拿不到任何投资,因为他们的信用体系很好,但是大部分人说家里来住陌生人,大部分人是不接受的。当时他们的做法也是沿着早期的逻辑关系做的。美国有些个人还是会发信息说家里有闲置的房源,邻里、社区里说服一些人来,早期也是这样。早期还是通过学习、思考做这样的决定。

提问:不知道您是怎么把八个人的信心传递给团队的?

陈驰:我是先把Airbnb早期的一些报道,亲自把英文翻译成中文,然后分享给所有同事。然后就开始发起公司内部的行动,从我开始,开始做房东。当时重庆有员工家里有沙发,我是真正住到他们家里去,你要去引导他们。创业早期做的事情特别重要,特别是创始人,还是通过一些非常坚定的信念、行动来做,不然你自己都说服不了。当时看,没有其他的选择,可能钱多会做得更早一点。

提问:目前我们做的也是共享经济,是做商业共享平台的,但目前相当于小猪的初期,现在也是遇到了很多瓶颈。目前小猪自运营的房子占整个平台的多少?

陈驰:现在我们自营房源已经没有了。早期因为房子质量差或房子数量少,城市覆盖率不够,才做自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