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贷款 >

    「贷款论坛」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引发高层关注

  • 时间:2019-06-19 13:33:48 作者:
  • 「贷款论坛」

    近期温州越来越多的企业主“跑路”已经引发了高层的关注。随着政府的最终介入和多项扶持政策出台,中小企业阴霾的生存困境或将迎来曙光。

    “十一”长假期间的温州,气温骤降,阴雨笼罩着城市上空。不少温州中小企业主的心情和天气一样阴沉,越来越多老板“跑路”的消息和对整个资金链或将断裂的忧虑搅得一些人人心惶惶,熟人见了面都会私下议论着各处听来的最新消息。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温州调查中小企业发展情况,并明确提出提高对小企业不良贷款比率的容忍度以及加大财税政策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等措施。 至此,已持续半年的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和跳楼情况引起了高层关注。

    中小企业主跑路成潮

    自今年4月以来,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事件不时见诸报端。有媒体报道称,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甚至跳楼的温州企业主仅9月以来就高达25人。他们要么借了高利贷,但营业利润抵不上所需偿还的高额利息;或者自己担保的巨额资金连本带息难以收回。

    “跑路企业主和停工企业的数据没有办法完全统计,有名有姓的都是比较大的企业,那些小微企业根本不在统计范围内。”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记者表示,加上小微企业,跑路、停工和倒闭的企业远不止上述数字。

    “我从今年1月份就开始呼吁政府部门关注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却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周德文介绍说,“上半年已经有一些企业处于停工或者半停工的状态,但这些都是没有名气的小企业,所以没人理他们。”周德文一直向记者重复说,如果早点开始采取措施或许就不会蔓延成现在这种形势。

    银行利息高昂融资无门

    东信集团董事长王崇焕对本报记者表示,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危机波及的范围很广,从东信集团的感受来看,企业最大的压力来自于过高的银行贷款利率。

    “目前企业实际的贷款利息已经达到了15%-20%,而一个正常企业的回报率在10%左右,这就等于所有的利润都不够给银行的,温州企业主为什么不想做实业了?就是因为做实业总是亏损。”王崇焕称尽管不难从银行中贷到款,但是如此高的利息却令企业难以承受。他算了一笔账,一个企业若贷款20多亿,按照现在实际的利息算,每年就有3亿左右的利息要交给银行。

    “企业的资金越来越紧张,我们这些搞实业的信心都不是很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对记者表示,目前他的企业从银行中贷款仍然较难,即使贷到款,企业也没有那么高的利润支付利息。

    周德文指出,目前大部分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主要是由于银行和民间借贷对企业的逼迫。他介绍,“我们有一个会员企业也倒了,他的事例非常典型。这个企业主欠银行5000万元,银行承诺先还钱然后再贷给他。因为没有那么多现金,他就先借了短期民间高利贷来还给银行,结果还款后银行变脸不再贷款给他,民间高利贷还不上,他只有跑路了。”

    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主任邱世枝认为,除2008年金融危机余震的影响外,4万亿救市政策对中小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亦是不可推卸的影响因素。“4万亿下来后,政府加快投资、银行也不计风险地贷款,有些企业经不住诱惑,贷款几个亿投资房地产和太阳能,现在来看这两个行业都一落千丈,信贷用完了,又不能让企业倒闭,只能转向民间借贷市场,高利贷由此进来,也就是毒药进来了。”

    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

    企业从银行贷不到款,便转向温州发达的民间借贷市场,而跑路或跳楼的企业主或多或少都与民间借贷市场有些瓜葛。温州模式一直被作为民间金融的试验田和榜样,规模庞大的民间借贷为温州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途径,同时也自身具备高收益和高风险的特性。

    随着今年以来国家控制通胀、流动性不断收紧的影响下,温州民间借贷空前活跃,借贷利息一路疯涨。周德文称,目前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已经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3-6分,有的则高达1角,甚至1角5分。年化利率高达180%。

    受访者介绍,温州“全民借贷”绝非夸张。有数据显示,温州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随着多米诺骨牌的依次倒下,这场借贷危机已不限于浙江,还波及了江苏、福建、河南、内蒙古等省区,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邱世枝指出,民间借贷市场都是地下操作,很难做准确的统计,在温州有一部分人自己没有钱,募集到钱后以高利息放出去;另一些人本身有做工业的平台,在温州有很大的厂房就比较容易拿到银行贷款,工业利润下降后,为了补贴工业的亏损就把从银行贷出来的钱以更高的利息放出去。这种现象在温州普遍存在。“温州的服装业、打火机、眼镜、皮革等基本上是无利可图的,所以他们就发展非主营业务,倒卖人民币搞个差价也算是非主营业务之一。”邱世枝说。

    “民间借贷的资金来源复杂。”周德文称,由于过高的利润,这个巨大的市场吸引着各路资金,其中有人专门长期从事民间借贷;上市公司的资金;也有国企和公务员的资金。民间借贷的过程也非常简单。

    多项扶持政策将出台

    目前,温州中小企业生存状况终于引发各级政府关注。9月29日,温州市政府出台了多项解决中小企业债务危机问题的措施,其中包括要求银行业机构不抽资、当地政府抽调25个工作组进驻市内各银行,防止银行抽资压贷导致中小企业资金断链。温州市银监局也已要求当地各家银行调低贷款利率,最高上浮不能超过30%;如企业财务危机牵涉多家银行贷款,银行间要“同进同退”,不得单独抽资。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国庆节长假中赴温州考察中小企业生存状况。他表示,“跑路”和“跳楼”在温州毕竟是极少数。他要求政府明确将小微企业作为重点支持对象,加强对中小企业民间借贷的监管和引导,采取有效措施遏制高利贷化倾向,妥善处理企业之间担保、企业资金链断裂问题。

    次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轰动一时的跑路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于10月5日回到国内,谈判企业重组事宜。业内人士预言的温州中小企业倒闭潮因政府的最终介入而渐显曙光。

    ■ 案例二则

    “温州人不把鸡蛋放一个篮子”

    C小姐的家人在温州经营一家低压电器制造企业。由于经营需要,公司经常需要从外面借钱。她表示,借贷在温州是一种很正常的经营需求,地下钱庄、标会等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最近几年由于资金规模迅速膨胀、各个行业间的资金壁垒被打通,而且外地资金也开始源源不断流入温州,民间借贷问题才逐渐被外界所关注。

    据C小姐介绍,在温州的生意人一般不会把鸡蛋全放到一个篮子里,在经营某一项主业的同时往往还经营其他副业。如果企业按照正常经营,一般不会在资金方面出现太大的问题,就算周转不灵也只是局限在某一项业务中。她家人经营的企业一直以来都是以较低成本获得贷款,经营状况也不错。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外部环境恶化以及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长期困扰,使得温州民间借贷成本飙升,于是出现了“老板跑路”事件。她表示,发生这种情况要么是摊子铺得太大,除实业之外的房地产、股票、黄金等投资全面崩盘,要么就是企业老板拿着大量现金赌六合彩、赌马,有时甚至不惜借高利贷去赌,希望能通过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迅速致富。

    “高利贷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融资难’才是背后的症结”,她表示。以前银行对于中小企业的要求特别严苛,不仅贷款流程繁琐,还会经常要求企业提前还款。再加上温州企业普遍技术含量低,如果没有技术革新和企业转型,利润率会不断走低,经营状况更加困难。内忧外困迫使部分企业只能寻求高利贷,但这非但不能使他们走出经营困境,还使其债务负担更加沉重。

    “幸亏当时没有抵押房子”

    温州民间借贷市场之火爆,连在北京工作的温州人倪先生也感受到了。

    去年下半年,倪先生接到一个在温州的朋友的电话,说要给他指一条“轻松赚钱”的明路。原来这位朋友鼓动倪先生与他合伙,将已买下的房产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再将这笔资金放入担保公司中,由担保公司出面放贷,再到年底将本息一并归还。朋友向倪先生保证,他在这家贷款公司里面“有熟人”,且公司贷款记录一直良好,叫他放心,基本不会有风险。

    事实上,此前温州不少人都在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倪先生有个朋友照着上述方法,将200万房产抵押贷款交给担保公司放贷,年终获得利息30多万元,扣除银行贷款利息后,剩下的纯利能超过总利息的一半,回报相当诱人。不过,行事向来谨慎的倪先生思前想后,还是觉得风险太大。“如果担保公司收不回来钱,也跟着‘跑路’了,我的房子就要被银行收回去,那就得不偿失了。”他说。

    倪先生最终没有答应朋友。而今年开始,一批温州企业老板因为借高利贷导致资金周转困难,出现逃跑甚至自杀的现象,倪先生越发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涉足民间借贷。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出逃事件发生后,倪先生特意致电上述朋友,“我跟他说,‘你看,出问题了吧,幸亏当时没听你的’。但他还坚称,那家担保公司特别看重借贷企业的信誉,没有出现过违约的问题”。

    而在和其他一些涉足借贷的朋友们聊天时,倪先生也明显感觉到了他们的紧张情绪,不过所幸至今无人出现资金方面的问题。而从今年开始,温州的银行已经不再接受个人房产抵押贷款,他有一些原本打算这么做但未能获得批准的朋友们也都长舒了一口气。

    ■ 专家看法

    应将借贷由卖方向买方市场转变

    长期关注中小企业生存现状的原中国社科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陈乃醒认为,部分温州企业家心态浮躁,在前几年赚取了足够多的利润后,放弃了原有的实业,转而投资虚拟经济,贸然进入到自己并不熟悉的房地产、股票等市场。“如果那些资金出了问题的老板是因为投资这些领域失败而‘跑路’,那么他们不值得同情”,他说。

    但陈乃醒同时指出,国家应该对民间借贷实行规范和监督,赞成将大量地下钱庄“阳光化”,同时大力发展银行业,形成市场竞争,将借贷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降低中小企业融资门槛。此外,他还建议政府部门从减轻中小企业税负负担、提供优惠等政策方面引导企业进行技术改造,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以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因成本上升、劳动力短缺造成的经营困境。

    全球中小企业联盟副主席何伟文表示,解决企业“民间借贷依赖症”的关键还是在于如何使中小企业从银行能够更容易地借到钱,这就需要国家对银行借贷管理制度进行深层改革。此外,还可以借鉴国外的一些做法。比如在美国,就有专门的联邦政府小企业管理局。该部门经国会授权拨款,可以向小企业提供贷款。而小企业能否获得贷款,与其信用评级直接挂钩。贷款一般有三种形式,一是直接贷款,二是和金融机构、发展公司等为小企业提供联合贷款;三是担保贷款,由该部门向贷款机构担保,如果该企业逾期不还,则由小企业局归还所欠部分的90%。

    民间借贷链

    在温州的民间借贷一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通过“中间人”,一种是通过担保公司。

    担保公司就是由公司出面放贷,然后将每年的利息交给出资人的借贷形式。

    “中间人”则又可细分为两种。一种是“中间人”依靠私人关系放贷。“中间人”一般是在朋友圈中比较活跃的女性,人际关系广,而且在长期的“从业经历”中被证明比较“靠谱”,有能力将亲戚朋友手中的闲钱聚拢起来,然后通过借贷赚取稳定的收益。每位出资人出资的金额不会太大,但经过“中间人”之手后聚沙成塔,总的资金量并不比专业的担保公司少。据记者了解,在温州到处都活跃着这样大大小小的“中间人”,他们得到的利息在保证出资人收益的前提下,会留下一部分当做中介费,中介费的高低根据资金额度、投资方向、借贷时间的不同而略有差异。第二种“中间人”一般是银行职员、政府官员,或者大型企业的老板。他们利用自己资信较高、比一般中小企业更能获得银行贷款的优势,将从银行拿到的钱再以更高的利率借给其他人,从中赚取利差。这些人放出的每笔贷款往往数额较大,因为要确保借款人一定能按时还钱,他们往往对其还款能力、信誉度、投资项目的风险等事前要经过严格的考察。

推荐内容

最新资讯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