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抵押贷款 >

    儿子网贷数十万后失联 百岁抗战老兵被催债

  • 时间:2020-08-01 19:05:00 作者:
  • 这个周末,是抗战老兵苏国章虚岁满百生日(实际99岁)。本以为,在亲生儿子苏勇的照料下,苏国章能过上有人嘘寒问暖、周末去青羊宫喝茶晒太阳的晚年生活。但10月15日,苏勇消失了。

    一起消失的,还有苏国章攒下的数十万养老钱。家中留下苏国章,和苏勇新婚不久的妻子,以及铺天盖地的催债电话、上门讨债的人。

    ▲ 苏勇照片

    抗战老兵半生漂泊

    61岁老来得子

    苏勇,是苏国章的老来子。

    苏国章出生在1921年的成都市区东御街,在亲眼目睹了日军轰炸机对成都进行的大轰炸、家园被毁后,苏国章报名参军,集训后分配到99军补充团,一路至重庆、江西,在衡阳保卫战中受伤,苏国章被送到后方,然后又回到重庆。

    抗战胜利后,家没了。苏国章辗转凉山雷波县,凭借一手针灸技术维持生计,上世纪80年代到四川宜宾后,与当时丧夫、带着5个孩子的胡培仕相识,走到一起。苏国章61岁时,儿子苏勇出生。

    因种种原因,苏国章早年遗失了身份信息,多年来又辗转多地,一直未能恢复户籍。所以,苏勇的户籍是跟随一户陈姓人家,当时取名陈实。直到2012年,苏国章的抗战经历被媒体采访报道后,隐姓埋名数十年的他顺利恢复户籍、办理结婚证,2016年,苏勇的户籍也迁至苏国章名下。

    ▲ 苏国章

    志愿者黄进告诉红星新闻,几年前,他因在苏国章处扎针,得知了老人抗战老兵的身份。他推动、见证苏国章抗战事迹被媒体报道。之后也一直照顾老人的生活。

    黄进告诉红星新闻,3年前,苏国章与继子女感情破裂,恰好,苏勇从外地回川,想要把苏国章接到成都照顾生活,于是,经苏国章同意,将德阳的一处房产变卖,售价86万,全部交由苏勇,在成都温江支付首付购买了住房。同时,在黄进和另一位志愿者的见证下,苏国章把多年积攒的40多万元养老钱,一并交由苏勇。卖房后买房剩下20多万,现金40多万,老人自己还有7万,后来也都给了苏勇。黄进说。

    回到成都的3年,苏国章的生活挺好,除了关爱老兵的志愿者不时来看望,在一家卫生服务站工作的苏勇也对父亲很好,周末会带老人去青羊宫喝茶、吃素斋。去年,苏勇与妻子陆晓结婚,苏国章也和他们一起搬进了温江的新家。

    变故

    儿子突然离家 当天就有人上门催债

    变故,发生在10月15日。

    照顾苏国章的保姆赵阿姨告诉红星新闻,15日一早,苏勇正常出门上班,中午做饭家里没煤气,苏勇还转了100元给赵阿姨缴费。但晚上,一直按时下班回家的苏勇没有回来,晚上八九点,有人敲门,说是苏勇借了钱,来问什么时候还,见苏勇不在家,就离开了。

    苏勇的妻子陆晓也一点没有觉察到丈夫的异常。15日中午12点半,苏勇还给陆晓打过电话,因为信号不好,陆晓挂断后,在微信上回复,苏勇问陆晓感冒好些没。听到电话那头有些嘈杂的陆晓顺口问他要去哪,苏勇说没去哪里呀,出诊而已。陆晓没有怀疑。

    ▲ 两人聊天记录

    但苏勇一夜未归,电话关机,微信也没有回复。苏勇同事也说他早就下班回家了。家里的衣服、物品,苏勇一样也没带走。

    随后,就是不断的催债电话、上门讨债。

    保姆赵阿姨说,连续几天晚上七八点,都有人敲门找苏勇,有的说是银行的,有的是个人,都说苏勇借了钱没还,因为家中有老人,赵阿姨不敢开门。来自各地的催债座机号码,也打到苏国章、陆晓和身边朋友的手机上。一天平均五六个。陆晓说,现在自己甚至不敢去上班。

    除了借贷平台的催债电话,陆晓还接到个人催款的电话。其中一人告诉陆晓,苏勇以温江住房的房产证作为抵押,借款4万元。我当时说,不可能,房产证在我抽屉里。陆晓说,自己还拉开抽屉看了眼房产证,但对方坚持自己验证过真伪才借钱的。陆晓将家中的房产证拿到房管部门验证,不料,工作人员表示一看就是假的,并当场收缴。

    不仅如此,苏勇借钱的对象,甚至包括了接诊的患者。两年多前,苏勇开始在市内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做针灸技师,针灸技术得到不少患者的认可。

    一位姓王的女士告诉红星新闻,今年8月,苏勇就曾在微信上向她借过2000元,说是妈妈生病急用,不想让妻子知道。感觉他一直都人很好啊,也孝顺,就借给他了。王女士说,第一次,苏勇按期归还了。9月26日,苏勇第二次开口借8000元,说是买墓地,10月15日就还钱。王女士通过银行转账转给了他,苏勇还在微信上出具了借条。但10月15日,苏勇并没有还钱。我还不好意思去问,想到去针灸下,看他见到会不会想起来。但王女士17日到卫生服务站,却得知,苏勇失联了。

    ▲ 借钱给苏的患者,给陆晓发的短信

    红星新闻以陆晓朋友身份,联系到苏勇用房产证抵押借钱的当事人,对方说,自己认识苏勇也不久。9月,苏勇说要为母亲买墓地,急需4万元,想到这是急事,又有抵押,承诺一个月归还,自己就借了。谁知道,到了10月15日,苏勇关机、联系不上了,到他家去找,也只有老人在家。

    多个借款平台催债超20万

    4月妻子就曾帮还20多万

    24日,红星新闻在温江家中,见到了苏国章老人和陆晓。采访中途,陆晓又接到一个催款电话,对方表示,是MY钱包(平台)的工作人员,7月,苏勇在平台借款3000元,分3期,前2期都正常,最后剩余1期1080.98元,没有按期归还,如果拒不处理,将影响个人征信。对方甚至表示,当地的工作人员会上门调查。

    陆晓告诉红星新闻,其实在今年4月,苏勇就曾告诉过她,2018年一位朋友向他借款50万,因为当时他自己也买房结婚用了钱,所以就从贷款公司贷了30万,加上自己的20万,共计借出50万。朋友承诺两个月归还,但人却消失了,苏勇还不上贷款,只能再贷款还,雪球越滚越大。4月,得知那个朋友在深圳出现过,苏勇打算去深圳追债,还给陆晓发了一段诀别信,交代房子、父亲的事情。我把他追回来的。陆晓说,她让苏勇统计的,从微粒贷、信用钱包、有用分期、我来贷、你我等等10多个借款平台,银行和个人借款,总共欠款284424元。

    没有其他办法,陆晓只能同意苏勇再辗转借到20万元,加上自己的积蓄,给了苏勇22万去还款,我看着他,还一个(平台),我划掉一个。当月,陆晓还提取了自己的住房公积金8000多元,给苏勇还房贷,自己只剩下几百块。至于之前的钱是哪位朋友借的、转款记录在哪,陆晓说,一提到这,苏勇就会和自己吵架。

    陆晓说,结婚时,苏勇给了房子首付,装修家电是她家承担,考虑到苏勇要还房贷、家庭日常生活支出,婚后她没有过问苏勇钱的事,但考虑到收入情况,苏勇偿还剩下的债务不成问题,他也承诺绝不再犯,自己也选择了相信。

    但这一次,苏勇消失了。

    ▲ 陆晓

    从接到的各种催款电话中,陆晓粗略统计了一下,光是各个贷款平台的催款信息,借款就超过22万,加上向个人借款的也有5万多元。重要的是,催款电话一直在响,苏勇到底从多少平台借了多少钱,现在还无从得知。让陆晓无法接受的是,苏勇向别人借款的理由,竟然是母亲去世,苏勇甚至用他自己的两个微信号伪造了姐姐向他说急需钱买墓地的聊天记录,实际上,苏勇的母亲并没有去世。他怎么连这种理由都想得出来?

    苏国章也告诉红星新闻,除了此前卖房后(再买房)剩余的钱、交给苏勇的48万元存款,苏勇还掌握着关爱老兵组织每个月打来800元助养款的银行卡,这些年,苏国章一次也没亲自取用过。我想到我还能活多久,就都给他了,我身上又不放钱的。苏国章说。

    苏勇15日曾购买汽车票离开

    在广西有过住宿记录

    苏勇消失后,陆晓通过滴滴打车平台查询到,苏勇15日上午11点过,从上班的地方打车到五桂桥车站,也曾托朋友查询到苏勇当天购买了去内江的汽车票,甚至还了解到,苏勇在15日、17日分别在威远、广西有过住宿记录。但苏勇的电话,怎么拨打也都始终关机。

    苏勇突然消失,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保姆赵阿姨说,每个月苏勇会带苏国章去温江的医院更换导尿管,晚上还会给老人洗脚,每天下班都早早回家,周末带老人去青羊宫喝茶。陆晓也想不通,平时只会看小说、打吃鸡游戏,连应酬都很少的苏勇,到底是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24日下午,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的志愿者马老师来探望苏国章老人,她告诉红星新闻,将苏国章接到身边的这两年,苏勇的表现真的不错,苏爷爷之前提过,自己的钱给儿子买房,她还劝解,给自己儿子买房的,不是别人。现在,志愿者们了解到苏爷爷的遭遇,积极筹措了一部分捐款,将用于保障苏爷爷的生活,也会有志愿者继续上门照顾看望老人。

    (应受访者要求,陆晓为化名)

推荐内容

最新资讯

回到
顶部